书店的“隐形排行榜”哪个让你多看了一眼
来源: 中国青年报  作者:  2016-09-02 10:27:11  责任编辑:未闻  www.k618.cn
内容提要:荐书榜,当下成了每家书店的“标配” 。体悟到书店的品位与诚意,才是这个时代读者的期许所在吧。

  荐书榜,当下成了每家书店的“标配”。一张次序分明的榜单置于店堂显眼处,如同中学时代的考分光荣榜,高调突出店主眼里的“书籍优胜者”。毫无疑问,对于没有想法的“路人”顾客,这张荐书榜是个出主意的帮手,让他们快速了解图书行情,然后作出一个不会太离谱的购买选择。

  但是,荐书榜就一定象征书店的精华所在吗?

  前些天在朋友圈看到个段子,一位顾客指着某书店的荐书榜问老板:“你们为什么要推荐这几本书?”老板回答:“因为进的多。”略带玩笑之言,却从侧面道出一个事实:荐书榜难免是局限的或“别有用心”的,如果完全依赖一张排行榜看书买书,这种做法显然不聪明,你很可能错过了店里真正的宝贝。

  我在台北时最爱光顾一家海边书店,因为它地盘巴掌大而声名远扬。老板从不写什么排行榜,但常客个个熟悉这家特有的“玩法”:收银台左手边不起眼的木质架子,通常安放老板情有独钟的收藏;高处的优质书会多于低处;靠近喧闹咖啡座的书架几无上品。如此一来,每次光顾只需遵循着“隐形排行榜”觅书,我们总能满载而归。

  这样的“隐形排行榜”在内地独立书店也频频可见。换言之,就是店家在你逛书店的私人路线上“暗藏玄机”,引导你阅读他们有心推荐的书目。书籍分类、摆放位置、更新频率、辅助宣传物……都是“隐形排行榜”的重要组成元素。气质迥异的书店,又会有截然不同的“排行”方式。书店的精心谋划与你的脚步相互缠绕,久而久之形成个人专属的地图。阅读,忽然变成一场私密的发现之旅。

  首尾呼应:第一展台“开门见山”,收银台“蓦然回首”

  书店进门位置,永远的“黄金档”席位。如今许多书店习惯摆放一张长长的展台,台面上铺开2~ 4排各式重磅推荐的新书,种类不限,常为花式“拼盘”,静候读者第一束目光的检阅。此处自然为“隐形排行榜”的开端。

  比如三联书店,迎面扑来的是《毛丹青散文集》《文化之旅》《书店革命》《尼赫鲁世界史》《第四次创业浪潮》《富人的逻辑》……相邻展台则混合了文学、电影、教育、旅行、美食等畅销书。书店开场戏的基本气质偏重文化,又颇为接地气,贴近百姓日常。

  单向街书店,以文学和社科书籍打头阵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片“黄金区”的书面孔不算太新,甚至我看到好些几年前就仰慕的“老朋友”,如周云蓬的《绿皮火车》、刘瑜的《送你一颗子弹》、秦邦媛的《巨流河》、许知远的《一个游荡者的世界》等。龙应台的书更是成系列“狂轰滥炸”:《亲爱的安德烈》《孩子你慢慢来》《目送》……这些深受喜爱的读物固然经典,但必不可能出现在一般书店的新书推荐席。单向街书店的店员Y告诉我,让这一溜儿“老面孔”长期坐镇新书区,是因为“它们的销量实在太好,每次一进总能迅速卖掉”。

  然后,与之相对的便是黄金区里的“冷板凳”。在单向街书店的第一展台和紧挨的书架上,赫然站立着一些外国文学经典。店员Y苦笑着指指展台中央的毛姆的《刀锋》:“卖不出去。”随即又盘点起了在此地叫好不叫座的“冷板凳先生”们:“除了毛姆,还有菲茨杰拉德、莎士比亚、黑塞的书都不好卖。”

  “但是,我们就是想把他们一直留在显眼位置!”店员Y露出一丝得意的神情。大学刚毕业就选择来单向街书店工作,怀揣爱读书的本心,他认为自己和几个同事在选书、排书上是有所坚持的。

  若说书店第一展台奠定了基调,那么收银台可视作一场阅读之旅的落脚点,一个小结。留心观察,不少店做足了“收银台营销”,比如搁一叠特别推荐的读物,令你结账时蓦然回首,回味一番书店的余韵。文艺小资范儿浓郁的库布里克书店,收银台旁色彩斑斓,是《新视线》《悦食》《新知》《文具手帖》《联合文学》等杂志;单向街书店则只有一个简练的“休止符”——余秀华诗集《我们爱过又忘记》。诗集,素来是单向街的尾音。

  书店的“一首一尾”相互呼应,勾勒出“隐形排行榜”的大致轮廓。

  不问销量,让偏爱的书和读者反复相遇

  书的分类和摆放,决定了一家独立书店的气质,以及读者的消费体验,是“隐形排行榜”的关键元素。

  这个话题在知乎上曾引起讨论,一位颇有研究的网友说:“独立书店不是图书馆,做不到海量的藏书,也无法按照标准的图书馆书籍分类方法来操作。所以一定要有自己的特点,在藏书有限的前提下确立自己书店的定位,以何种风格为准,又以何种书籍为重点。”

  个性鲜明到让你念念不忘的独立书店,分类绝不会太宽泛,而它每个现有的类别定能挖得精细、透彻无比。

  今年25岁的中学教师宁怡酷爱电影,她时常混迹于东直门当代MOMA,因此自然成了库布里克书店的老顾客。她觉得,库布里克书店的书籍分类和摆放,形成一种“专业感很强的文艺风格”。书店进门左手边是占据整面墙的外文书,正前方为港台书,这片区域深得宁怡欢心,她总要在此认真看看外国摄影集、画册,翻翻台湾文学杂志《INK印刻文学生活志》,还有联经出版社、麦田出版社的新书。

  继续往里走,依次是文学、哲学、历史、宗教、政治、艺术、电影、戏剧、诗歌等类别。宁怡认为,书店不负头顶着美国导演Stanley Kubrick之名,电影类书籍的呈现很出色,该类别细分为电影评论、电影剧本、电影学、导演故事等,足够喂饱她这样的电影爱好者。“好的书店不必包罗万象,只要能真诚奉上基本有价值的书就行。”

  期待读者接触怎样的书中世界,便会如何调整书的类别、位置。这番个性化掌控使逛书店多了几分发现的乐趣。我曾在香港铜锣湾惊讶地看见,某书店任性地把台湾作家舒国治的作品挂满一墙,令我错以为走在台北街头。

  单向街的店员Y也向我提起类似的“任性”。早先店里的台版书只占据展台上的窄窄一排,最近他们重视有加,将进门那面墙的五六排书架都摆上台版书籍。“目前看销量不算很好,但我们也不会改变啦!”如此笃定,顾客很难不感受到这伙人的诚意吧。

  “花式”重点突出某些书,亦是书店“隐形排行榜”的体现。

  有些书会在读者的游览途中重复出现。我在单向街书店看到《电影审查》一书,既端坐在门口的新书推荐区,又赫然躺在“生活休闲”类展台。

  有些书则牛气冲天地当着“钉子户”。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生南木,大学一有空闲就泡在万圣书园。他印象极深的是,以前万圣显眼处摆过一本苏联作家亚历山大·索尔仁尼琴的《古拉格群岛》,久久不曾被替换。南木说:“透过对一本书的推崇,足以看出一家书店的底色和品位。”

  辅助宣传品“神助攻”,为书无声摇旗呐喊

  独立书店之所以区别于传统书店,是因为它超越卖书的原始功能,承载了一个立体、丰富的文化空间,大量书以外的鲜活成分充斥其间。它们独立存在,同时又紧密服务于书的主体,甚至也构成了书店“隐形排行榜”的元素,为书籍无声地“神助攻”。

  图书海报是三联书店里相当鲜亮的景致。整个一楼店堂头顶缤纷一片,五颜六色、款式繁多的图书海报恍若云霞浮动于屋顶上,无疑极富感染力。《张充和诗文集》的海报上,一行娟秀朱红字迹“彩云明月驻荷珠”,配以清雅的水墨背景,意境悠远,一如张充和“词旨清新,无纤毫俗尘”的古体诗词。又如近期火爆的烧脑作品《S.》,墨黑交织着幽蓝的海报底色,令人神秘感顿生,加之《纽约客》“此生见过最美的书”推荐语,轻松点燃了读者的好奇心。若抬头偶遇一张可心的海报,岂能不萌生从书海搜罗出来的念头?

  有的书店则偏好更含蓄的表达方式,将书中文句摘出,涂鸦成纪念手提袋、店墙画框或落地窗上隽永的装饰画。钟爱的书籍,自然幻化为书店风景的一部分。

  “隐形排行榜”的“神助攻”选手,除了实体辅助宣传物,还有官方网站、微博、微信公号这些新媒体里藏匿的心思。苍白直接的荐书榜早已“out”,书店的新媒体平台懂得贴合年轻一代的传播心理,他们不去堆砌广告词儿,而是把好书精华转变为一个动人、易读的人间故事,先让读者激发出共情,对书的况味清晰可感,从而毫不刻意地走向原著里的天地。

  不过话说回头,每家书店的“隐性排行榜”,手段终究只是锦上添花而已。体悟到书店的品位与诚意,才是这个时代读者的期许所在吧。沈杰群


■更多精彩请关注:未来网悦读在线 Book.k618.cn 投稿方式


【本文责辑:未闻】
0


关注我们:  投稿方式请查看这里

★延伸阅读


有关声明:
  凡本网注明来源: “未来网悦读在线” “未来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本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 已经取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:“未来网悦读在线”“未来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X”的作品(非未来网悦读在线)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如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存在问题,请在一周内持相关证明联系本网;新书推荐、内容合作、作者投稿等其它内容合作请联系我们。
我们的联系方式:电话:(010)57380618 admin@k618.org 读者QQ群:242221989

《教书匠》(2016版)
  • 教书匠
  • 著名的“安琪拉的灰烬”三部曲的收官之作《教书匠》更是其中的华彩乐章。坚持三十年不换工作的迈考特成...
《初心》封面.jpg
  • 初心
  • 如果不面临“失去”的惶恐,不像遭剥皮一般被活活剥下什么东西,也不会憬悟“曾经拥有的喜悦”。
最新新闻
作家动态
悦读快讯
心理原创榜
关于我们  |  对外合作  |  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