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炜、李敬泽、陈晓明、龚曙光对谈《艾约堡秘史》
来源: 未来网  作者:辛文  2018-01-14 10:26:00  责任编辑:未来网阿宗  www.k618.cn
内容提要:张炜、李敬泽、陈晓明、龚曙光相约对谈。围绕这部孕育30年,审视过去40年,凝视当下巨富群体的作品,开启了这场关注当下指向未来的文学对话。

  嘉宾简介:

  张炜:当代著名作家,1956年出生于山东龙口。1975年开始发表作品。现任中国作协副主席、山东省作协主席。代表作有《古船》《九月寓言》《你在高原》《刺猬歌》《外省书》等,曾获多种文学大奖。《你在高原》获茅盾文学奖。其作品被译为英、法、德、俄、日、瑞典等多种文字出版。小说《艾约堡秘史》作者。

  李敬泽:著名文学评论家、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、原《人民文学》杂志主编。曾获中华文学基金会冯牧文学奖青年批评家奖、鲁迅文学奖文学理论评论奖、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文学评论家奖。著有《为文学申辩》《反游记》《小春秋》《平心》《致理想读者》等。

  陈晓明:陈晓明,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,教育部长江学者,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,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,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现当代文学和后现代文学理论批评等。

  龚曙光:中南出版传媒董事长。

  1月12日上午,张炜小说《艾约堡秘史》亮相北京图书订货会,举行新书发布会。

  会上,张炜、李敬泽、陈晓明、龚曙光相约对谈。围绕这部孕育30年,审视过去40年,凝视当下巨富群体的作品,开启了这场关注当下指向未来的文学对话。

  李敬泽说,“这部作品集中了这个时代的很多精神困境,财富、欲望、良心、渔村,这些价值冲突就在我们这个时代发生”;陈晓明说,“它呈现的是过去半个世纪我们的精神成长史”;龚曙光说,“张炜用一部长篇开启了中国人如何面对富足的苦难这一时代话题,是一位巨富以良心对财富的清算,一个农民以坚守对失败的决战,一位学者以渔歌对流行的抵抗,一个白领以爱情对欲念的反叛”;张炜说,“有了钱、有了权、有了地位,有些东西你不相信,我就想把敏感的东西调出来,让他重新相信爱情,相信正义可以有,尊严可以讲。”

  三十年孕育一部作品赴这场十年老友之约

  龚曙光:《艾约堡秘史》我是责编之一,这个责编的位置是我争来的,我原本没有资格为这样一个著名作家当责编,因为特殊机缘让我当了责编。我认识张炜的时候,20多岁,还是一名研究生,在一次《古船》的讨论会上,做了一个很短的发言,由此他认定我这辈子是他的朋友。当年,我还搞文学评论,但到今天为止没有为张炜写过一个字的评论,也没有在公开场合为他叫过一次好,这就是朋友。所以,我想我为他当责编,是因为我们二三十年的友情。

  张炜:曙光,他在大概十年前要求我写一个超过《古船》的作品,碰到他这么一个才华四溢的人,我就不敢写了,我一直没有交稿。我写长篇没有一个少于15年的酝酿。这样的长篇出来以后,它是有重量的。仅仅一两年、两三年甚至四五年的思考,这个作品肯定是写不好的。

  那么,我就把1988年开始思考的东西,冒险写出来。1988年的时候,我在外边走碰巧遇到了一个老板,我一看这不是我十几岁的时候遇到的那个文艺青年吗?那时候,我们彻夜谈文学,他说他家里写了好多稿子,大概七八百万字,一个都没发表,在当年来讲我非常惊讶。我这次看到这么大一个老板,我立刻想到我们当年彻夜未眠地谈文学,我就觉得这不是一个老板,是文学中人,我问他写的那些作品怎么办?以后还写不写?他说,“那好办啊,我有的是钱啊,我以后还要写一点,我把我过去写的东西,用小牛皮烫金的书封包起来。”那个文学雄心,我真是觉得这个人对我是有吸引力有魅力的人,超出了一般化的老板的抱负。

  对于这个暴富阶层,我写起来很难。要写更大的巨富我一直做这方面的准备。阅读了很多这方面的书,并接触了一些所谓财经方面的人,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、生活、爱情乃至于家庭和睦等细节,这是很复杂的情况。

  用一部长篇抵近生活最前沿,对当下社会正面强攻

  李敬泽:现在,中国一年有很多小说,但如果从一个文学的角度、一个批评的角度来看的话,我有一个复杂的相对性尺度。其中,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:我会看一个长篇对这个时代经验的把握,一个作家有没有能力、有没有勇气乃至有没有力气,探讨这个时代一些根本的、重大的、核心的、精神的问题,我觉得这是非常非常难的一件事情。大家可以翻一翻2017年中国的长篇小说,到底有几部是以这样的雄心和力气做这件事?我是觉得很少。

  然而《艾约堡秘史》就是站在这样一个高度上,正面的、对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状况等一系列根本问题做了有力表达的作品。张炜毫无疑问是大作家。什么叫大作家?不是说写书写得多,也不是说得奖多,大作家是有大气魄、大胸襟,能够站在一个高点上,有足够的勇气同时也有足够的气力,去对这个时代做出讲述的作家,这样的作家其实不多。

  腰封一向是声名狼藉的东西,但是《艾约堡秘史》的腰封写得不错,它真正点出了我们这个时代一些根本观点性的精神,一边是财富、一边是欲望、一边是良心,一边是小小的渔村。渔村它代表着我们祖祖辈辈生息的地方,代表着我们生命中最根本、最基础的那个大自然。所有的这些价值冲突,其实就在我们这个时代、就在今天发生,也都需要我们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人去思考、去面对、去做出困难抉择。

  张炜:就像敬泽说的,写当下太难了,并且用纯文学的方式写当下,更难。因为当下有几个表述是很危险的。一是企业家。说到企业家,大家心里都会出现影视、小说、文字中塑造的形象,已经概念化了,所以把当代的企业家写成真正的不是概念化的企业家很难;第二是爱情。爱情不能写,你看我们电视剧、影视包括很多小说,爱多得不得了,围绕企业家和爱情都有现成的一套体系和模式。对于对文学要求非常高的那部分纯文学作家而言,企业家是不碰的,就像不碰武侠一样,爱情也不会写。大量写企业家的爱情,对不起,那是一种自杀行为,太危险了。如果你找不到自己的语言和个人经验,写这样一个主题非常困难。

  有一次我看到一个画家,我说,“你是北方画家,咱这儿没有水牛只有黄牛,你怎么画水牛?”他跟我讲,“黄牛不入画。”我想了很久,进入文人画、现代水墨画的都是画水牛的,水牛是大肚子大脚,好画。那么,就像黄牛一样,谁能写当下的企业和爱情,个人表述、概念化的词语,全都要粉碎了,要拿出你自己的表述。我就是带着这样的恐惧、谨慎去寻找自己的语言,走入真正意义上的个人和自己,这个意义太重了。

  龚曙光:敬泽老师对这部书做了很全面的评价。第一是这部作品是对当下社会生活正面强攻的创作,不是当代,而是当下。第二是它对当代生活重要问题进行统揽性回答。

  很多人问,“中国当代作家你最喜欢谁?”我非常直截了当地说——张炜。

  没有什么隐讳的,这个喜欢有我的考量。从一个读者角度,我认为喜欢比敬重更重要;从一个非职业评论家的角度来讲,我喜欢张炜是因为张炜和很多作家有不一样的写作。

  我们谈大作家,首先是说一个编年史式的作家。当然,我并不认为所有的大作家都一定要是编年史式的作家,但是能够成为一个编年史式的作家,毫无疑问是一个大作家很基础的特征禀赋和气质。

  在这100年的时间中,张炜在每一个时间段都留下了非常重要的作品,其实他的跨度已经跨过了100年,所以在中国近当代100年的历史中,张炜以他不同文体的作品进行了编年史式的讲述。《艾约堡秘史》这本书把社会学意义的编年抵近当下生活的最前沿,这是很多作家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。

  陈晓明:我读这部作品感受的那种精神上的冲击和挑战是非常直接的,《艾约堡秘史》写出了同代人的感受,我们看主人公淳于宝册,基本上是跟张炜接近的同龄人,跟我们年龄也接近。在一定程度上我们是脱贫致富了,奔小康了,也说明我们国家取得了重大胜利,但确实我们今天面临着一个精神和心理的某种状况,因为生活的变化、落差非常大。大家想想,十年前你的生活和今天你的生活,变化非常之大。所以今天这部作品里,张炜不断在追问,淳于宝册在什么都有了之后,他的精神、他的内在、他的心里还存留着什么东西?


■更多精彩请关注:未来网悦读在线 Book.k618.cn 投稿方式


【本文责辑:未来网阿宗】
0


关注我们:  投稿方式请查看这里

★延伸阅读


有关声明:
  凡本网注明来源: “未来网悦读在线” “未来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本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 已经取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:“未来网悦读在线”“未来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X”的作品(非未来网悦读在线)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如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存在问题,请在一周内持相关证明联系本网;新书推荐、内容合作、作者投稿等其它内容合作请联系我们。
我们的联系方式:电话:(010)57380618 admin@k618.org 读者QQ群:242221989

谢谢你迟到.jpg
  • 谢谢你迟到
  • 本书是《纽约时报》专栏记者、全球畅销书《世界是平的》作者托马斯 .弗里德曼的新著。从一个充满正能量...
中国奇谭2.jpg
  • 中国奇谭
  • 十二个故事,十二记重拳 如雷,如电 如激流,如火焰
最新新闻
作家动态
悦读快讯
心理原创榜
关于我们  |  对外合作  |  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