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姆狗的阴谋:这一天 翠湖公园
来源: 接力出版社  作者:  2015-10-02 14:56:00  责任编辑:赵童  www.k618.cn
内容提要:

  这一天 翠湖公园

  天气:上午吹风,下午云散开,露出一个又白又冷的太阳。

  其实,读过《淘气包马小跳系列》那些书的人,对我应该是有印象的。马小跳不是有个表妹叫杜真子吗?我就是她的那只心爱的猫。如果说我跟其他的猫相比较,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那就是我会笑——我一生下来就会笑,所以人们就叫我“笑猫”。

  人们总是用好奇的目光打量我。他们以为只有人才会笑,动物们怎么可能会笑呢?怪!杜真子的妈妈就说我是猫精猫怪。她不太喜欢我,常有把我送人或赶出家门的念头。幸好杜真子的态度十分坚决:我走,她也走,她要跟我一起浪迹天涯。我真的很想浪迹天涯,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。但是不行啊,杜真子还得上学。所以,别说我厚着脸皮赖着不走,我是舍不得杜真子。

  我们猫也有自尊心,我们也有跟人一样的情感,甚至有比人更加丰富的情感。杜真子不在家时,我是一分钟也不想在那个家多呆的,我不喜欢看她的妈妈对我的那种苦大仇深的表情。

  每天早晨,我总是和杜真子一块儿下楼,她去学校,我去公园。

  在电梯间里,我把两只爪子抱在胸前,暗暗祈祷:千万千万不要遇见“地包天”!

  红灯闪烁,到一楼了。电梯门哗的一声打开了,我正对着一张京巴狗的脸:双眼皮,塌鼻梁,“地”包“天”的嘴。这里的“地”指的是这只京巴狗的下牙,“天”指的是她的上牙。我们都是上牙包下牙,但这只京巴狗是下牙包上牙,所以她看起来憨憨的,也很滑稽。

  这只京巴狗是女狗狗,她的女主人给她取了一个甜的腻人的外国名字,叫“玛丽亚”。我却只喜欢叫她“地包天”。这个名字才独特嘛。

  地包天一看见我,就像球一样地朝我滚过来。我们每天都见面,可她每次见到我,都像久别重逢,无比惊喜,无比激动,总是一副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的样子。

  地包天想要和我拥抱,我巧妙地躲开了,我闻不惯她嘴里的甜蒜味儿。她的女主人一日三餐,餐餐吃甜蒜,所以她家的餐桌上,一年四季甜蒜不断。慢慢地,地包天也养成了吃甜蒜的习惯。

  地包天从来不乘电梯,打死她,她也不乘电梯。我住在十八楼,她住十一楼,她每天总是跑下楼去,到一楼的电梯门口等我。

  我们要去的那个公园是免费公园,就是不用买票就可以进去的公园。这个公园没有门,也没有围墙,面积非常大,有山有湖。当然,山是人堆的假山,湖是人挖的人工湖,但是都经历了上百年的岁月,假山上树木成林,绿草如茵。湖水绿得像翡翠一般,湖里的水草丛中游动着各种各样的鱼。这个湖叫翠湖。这个公园叫翠湖公园。人们以为翠湖公园只是他们的乐园,殊不知,他们在明处,我们在暗处,翠湖公园也是我们动物的乐园。

  地包天在我的身边跑着,她腿短毛长,像一个滚动的球。我尽量不去看她。一看她,我就会笑。

  “笑猫,你不高兴吗?”一路上地包天都在看我,“你今天还没笑过呢!”

  难道因为我是笑猫,我就一定要笑吗?

  “笑猫,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,有一个你的超级崇拜者吗?”

  我知道我引人注目,但我还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一个我的崇拜者,而且是超级的。

  “不知道吧?”地包天跳到我的面前,拦住我的去路,“你的这个超级崇拜者就是我!”

  看着地包天,我笑了。

  “啊,你终于笑了!你知道我崇拜你什么吗?我崇拜你会笑。我一直有一个说不出口的请求,就是……唉,我现在还是说不出口。”

  我虽然不喜欢地包天嘴里的甜蒜味儿,但她毕竟是我的同伴,我们每天一道去公园。要说我们是朋友,也可以。

  “你就说吧。跟我不要客气。”

  “真的?那我就说啦!”地包天凑近我,我又闻到了她嘴里的甜蒜味儿,“你能教我笑吗?”

  “笑还用教吗?”我说,“你只要想笑,就能笑。笑是一种心情。比如我高兴的时候,我大笑;我愤怒的时候,我狂笑;我无可奈何的时候,我苦笑;我发威的时候,我狞笑;我看不顺眼的时候,我嘲笑……”

  说起笑,我滔滔不绝。

  地包天打断了我的话:“我就是不会笑,才崇拜你啊。你教我嘛!”

  我终于明白地包天为什么天天在一楼的电梯门口等我了。

  我答应教她笑。

  “我先教你最简单的一种笑——微笑。嘴不要咧得太大,咧开一点点就可以了。”

  我示范了一个标准的微笑给地包天看。

  “我会了!我会了!”

  地包天迫不及待。她不笑还好,一笑起来,她的那张脸变成了一张鬼脸。

  从上午到下午,地包天一直缠着我,要跟我学怎么笑。从湖边学到山上,又从山上学到湖边,地包天不仅没有学会笑,她的那张脸反而越来越像一张鬼脸。

  天上,那白色的太阳突然不见了,天边却亮起几朵粉红的云彩。这是不是晚霞?冬日里也会有晚霞?但愿明天的太阳,不再是今天这样冷冰冰的的白太阳,而是暖洋洋的红太阳。

  傍晚的翠湖公园安静极了,我开始想念杜真子。这时候,她应该已经放学回家了,我得赶紧回家陪着她。


■更多精彩请关注:未来网悦读在线 Book.k618.cn 投稿方式


【本文责辑:赵童】
0


关注我们:  投稿方式请查看这里

★延伸阅读


有关声明:
  凡本网注明来源: “未来网悦读在线” “未来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本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 已经取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:“未来网悦读在线”“未来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X”的作品(非未来网悦读在线)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如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存在问题,请在一周内持相关证明联系本网;新书推荐、内容合作、作者投稿等其它内容合作请联系我们。
我们的联系方式:电话:(010)57380618 admin@k618.org 读者QQ群:242221989

《教书匠》(2016版)
  • 教书匠
  • 著名的“安琪拉的灰烬”三部曲的收官之作《教书匠》更是其中的华彩乐章。坚持三十年不换工作的迈考特成...
《初心》封面.jpg
  • 初心
  • 如果不面临“失去”的惶恐,不像遭剥皮一般被活活剥下什么东西,也不会憬悟“曾经拥有的喜悦”。
最新新闻
作家动态
悦读快讯
心理原创榜
关于我们  |  对外合作  |  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-1